风中落叶

顾毅的博客

关于顾毅

先生不知何许人也,以其平素不拘小节,大类洋夷嬉皮士,故自号嬉皮先生也。

先生终日以笑颜迎人,得见其闷闷不乐者实属罕见。众人以为乐则先生以为乐;众人不以为乐,而先生犹以为乐者,时时而有也。至于众人以为乐而先生独不以为者,尚不足万一也。

或曰:“冬至而寒矣,悲夫!”曰:“冬至而春远乎?”遂乐之。尝有客以失败而泣,乃勉之曰:“失败者,乃成功之母也。何为而悲夫?”此言亦常为先生自勉。

少时,同窗尝以毛笔蘸水而洒之,先生遂与之理论。当是时,师进,乃以先生为不是。不辩,立而洗耳恭听师之教。无奈师之教实难识于心,怠左耳进而右耳出也。同窗皆掩口而哂之。

先生好蹴鞠,甚矣。胜固然喜,以其胜也;负而不悲,乃曰:“可啻力勤勉而再战胜之也。”不胜不负,亦不为惜,但曰:“何为贵,和为贵!” 遂终日可见先生之笑颜满面。或曰:“汝如是可谓之‘好蹴鞠’耶?”曰:“吾迷之,甚矣。然胜则喜,负则悲,则何时而乐耶?人生几何,胜负乃常事也。何不以乐历此尚不足百年之短暂光阴?”

尝读法夷雨果论心胸于人之言论,以其理为善矣。故得终日而乐也。或谓之曰:“当敛之。”乃从,然未及则旧病复发矣。人皆叹曰:“朽木不可雕也!”先生笑而不与之辩。

方今,虽过乡试而学于思明太学府,然其嬉皮之性格如故。人皆慕其终日欢颜至妒也。

故曰:以乐度年,则年如转瞬;以悲度日,则日如百载也。

癸未年二月廿一

 

二零零三年四月初稿    

二零零五年九月顾毅完成于厦门

共有2 条评论

  1. 历时二年五月,出文,再于七年三月,得闻,幸甚。
    古人云,朝闻道,夕死可矣,是以所见,末日之论,不足唯惧,善了个哉。

  2. It’s like you’re on a misison to save me time and money!

Mohammed进行回复 取消回复

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