风中落叶

顾毅的博客

随笔

南太武杂感

| 4 条评论

你到动物园里看动物,笼里的动物也在看笼中的你。只不过它住的是小笼子,而你住的却是大笼子罢了,仅此而已。

    

不食人间烟火的女孩,清纯可爱却难以接近。

到此为止吧,她只能让爱她的人痛苦。

今天是情人节,对于我来说却没有什么特别的意义。

前年的今天,我羡慕别人的成双成对;去年的今天,我正用时间洗刷爱情的疲惫。而今天,在我重新变得一无所有时,却再也找不到当时的那种独自一人自由自在无忧无虑的感觉了。

人就是这样,只有到失去了才知道珍惜,然后又会义无反顾的继续失去。

    

我总是梦到原来的家。

梦中的家破败不堪,昏暗而肮脏。

每每带着一种找寻东西的目的梦游故所,然后发现那里的灯不亮了。我每每欢欣地到来,却又每每失望地回到现实中。我不知道我在寻找些什么,也不知道曾经丢失过什么。梦中的我只是一味地寻找,一味地摸索。我甚至能感觉到手上沾满了灰尘,却不知道自己的目的究竟何在。

    

路边的简易搭盖在拆,中间夹杂着骂娘声。一个满脸是泪的女人被一群穿着制服的拖了出来,然后一些塑料片轰然倒地。

女人跪在地上,穿制服的不再理她。围观的也渐渐散去,其中不乏有人指指点点。

于是世界上少了一座违章建筑,并且多了一堆变成垃圾的铁管和塑料,以及垃圾旁一个无家可归的人。

    

衣服脏了可以用水洗。

车脏了可以用水洗。

但是,水脏了用什么洗?

    

鲁迅先生说:“世上本没有路,只是走的人多了,也便成了路。”

这本无所谓有无所谓无的路却总叫人无奈。谁能知道他的一生要走多少无所谓有无的路,会有多少无所谓有无的希望?

但是,路总是要走的,不管前方是崎岖还是坎坷。

或许当能有那么一天,我看以前自己走过的路时,会像那些满面沧桑的老人们一样感到欣慰。只要是这样,不管这些路是否曲折艰险,我觉得:值!

    

一斤盐于一杯水曰“苦涩”,于一湖水曰“甘甜”。

痛苦便是这斤盐,它的味道取决于容器的大小。

    

再好的盒子不用就只能是个盒子;那它随便装点东西,它就变成了一个容器。

有时翻看自己以前写过的文字,竟会疑心那些并不出自自己。不敢相信那些精美的篇章真的属于我。这真是种很神奇的感觉。

我总喜欢把自己的作品(姑且就这么说吧)与朋友之间传阅,也希望从中得到一些意见与建议。然而当一个朋友告诉我说在某某报纸上看过哪篇哪篇文章时,我会觉得诧异、愕然——我并没有投稿的习惯。我不会觉得把纸字变成铅字是一种多令人骄傲的事。我的文字是用来犒赏自己的。而我也无暇去追究我的圈子中“哪个何人谁”把那些东西拿去买了钱。人各有志,顾毅喜欢的,是庄子的逍遥游和乌托邦的幻想。

二零零七年八月顾毅整理于厦门

» 订阅本站:http://www.xiamengy.net/
» 除非注明,本站文章均属原创。转载请注明来源:风中落叶——顾毅的博客 » 南太武杂感

共有4 条评论

  1. 你去南太武了??還有吖“19號才是七夕啦~你記錯時間了哦“呵呵

  2. 那段是二月十四号写的……

  3. …突然觉得这种文章和你写的小说很不一样。我不喜欢你愤世嫉俗。我喜欢这种有一点无奈的类似叹息。

  4. 无奈的小海鸭?你觉得怎样?

发表评论

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