风中落叶

顾毅的博客

夜色

夜色

| 4 条评论

若不是今天的停电,我的确难得有机会静下心来写这篇文字。平素里,现在应当是这个南方小城最热闹的时段,灯火通明,嘈杂不已;而我,则坐在电脑前忙着那所谓“自己的事业”。

或许真是因为停电吧,窗外大街上的那几盏早已熟视无睹的昏黄的路灯竟格外显眼。几个路人从灯下走过,不慌不忙,不紧不慢。或许他们和我一样,因为停电而无所事事,随处逛逛;或者他们只是例行的饭后散步,不过我从未留意过罢了。偶尔疾驰而过的一两辆车似乎下了决心要打破这灯下的宁静,然而转瞬之后,它们马达的轰鸣声,连同它们自己,就被夜色永远的吞噬了。那一刻,我心里竟然萌生出一个古怪的想法:如果能让这份宁静无止境地延续下去,该有多好!

路灯后不远处,本应是一个建筑工地。今日却一片死寂,毫无生气。不过这样也好,起码工地上的劳动者们有充足的理由不必加班了。再远,却不知道是地是天,看上去混沌一片。因为不知道什么光线的污染,那儿显出一片诡异的暗红,一直延伸到我的头顶,令人发怵。此时我的姿态估计更加诡异:我几乎是趴在书桌上,极尽所能地抬起头,正顺着这诡异一直望去,似乎在那尽头,有一个神奇的虫洞等待我去发现。

突然楼下传来一阵笑声,将我从九霄云外重重地摔回人间。仔细一听,楼下居然聚集了好大一帮人,正在那“指点江山,挥斥方遒,粪土当年万户侯”!我疑心真的打开了一个可以穿越时空的虫洞,回到了小时候。不然在这个人情味极度匮乏的小城中,尤其是在小城这么个偏僻的社区中,何时见过此种热闹的场景。

社会的发展的确为我们带来了无尽的便利。然而作为代价的,却是将人与人的距离越拉越远。邻里间,貌似和谐,却不知道对门姓甚名谁。下班之后,各回各家,造就了小城的万家灯火。大家貌似都在创造自己的小天地,殊不知,我们正在用自己的双手筑造起一道道隐形的牢墙,再将自己囚禁在这牢房中。然后我们还要教导后辈:只有这牢里是安全的!外面的美丽全都是假象,是骗人的!

我深知今夜的宁静与热闹都只是一次短暂的技术暂停。故障的线路一旦修好,一切恢复正常,比赛继续。庆幸的是,在我行将歇笔之时,这里依旧只有路灯的昏黄。否则,可能我会因为突然来电而兴致全无,难成此文;抑或我“为赋新词强说愁”,刻意拉上窗帘关上灯,继续用蜡烛为自己创造停电的氛围。不管哪种,皆不合我意,则这些文字必不能发布。

我们真的需要停电。因为只有停电时,我们才能从虚假的光明里抽出身,回到真实的黑暗中来。整个社会都需要停电,哪怕只是放一天假,给自己一个逃避的借口。

二零一一年九月二十八日

顾毅写于福清

 

补记:

昨夜写完上面的文字,吹灭蜡烛打算去找周公喝茶时,偶然听到“灶鸡”的“吱吱”声。这是一种从长相到叫声都貌似蟋蟀的小生物,喜在夜里活动。“灶鸡”是闽南话中的叫法,却不知其学名。只是自从搬离鼓浪屿之后,十数年竟再未见过此虫,今夜听到其叫唤,倍感亲切。这也算是停电的偶然发现,一并补上。

二零一一年九月二十九日

顾毅补记于福清

本文原链接:http://hi.baidu.com/xiamengy/blog/item/534b20735192a9008601b06d.html

» 订阅本站:http://www.xiamengy.net/
» 除非注明,本站文章均属原创。转载请注明来源:风中落叶——顾毅的博客 » 夜色

共有4 条评论

  1. 你说的那只“鸡”不是蟋蟀么?晚上除了蟋蟀还有谁会叫?人都说南方小哥细,看来不只身材,思维也细

  2. 回复MH张弛:当然不是蟋蟀了。是长得像蟋蟀的那么一种东西,体型比蟋蟀小。叫声也有差别。

  3. 回复xiamengy:哦,神奇的新物种

  4. 很赞的散文啊,有名家的范儿,期待新作,呵呵。

发表评论

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.